当前位置:首页 > 金沙客户端app下载中心 > 医教简讯

能解决实际问题就是好技术:前列腺增生治疗新技术

来源: | 更新时间:2013-05-13 00:00:00 | 点击数:

 

一种“土技术”经郭应禄院士改造后,作为“创新惠民工程”在各地推广,为老年男性摆脱前列腺增生这一“老大难”问题找到了一条便捷之道。但业内有些人对此“不屑一顾”,郭应禄说“能解决实际问题就是好技术”。
我国泌尿外科界泰斗、中国工程院院士郭应禄最近在各种学术场合,都忙着推荐一项治疗前列腺增生的新技术——经尿道水囊前列腺扩开术。郭应禄说,不用开刀、不需要高级设备、操作技术容易掌握、在基层医疗机构都能开展,这种新治疗方法,为前列腺增生这一困扰老年男性的“老大难”问题提供了便捷的解决之道。这项技术正作为“创新惠民工程”在各地推广。

新技术显著节省费用
前列腺增生可压迫尿道造成尿频、尿急、尿不尽,严重的会造成排尿困难、尿潴留,进而引发肾积水、尿毒症等并发症,严重影响老年男性的健康和生活质量。
郭应禄说,对于前列腺增生,目前尚无有效的预防方法。病理检查结果显示,目前我国50岁男性的前列腺增生发病率为50%,60岁为60%,80岁以上为100%。一些新药物可以延缓甚至部分逆转前列腺增生,但必须终身用药,每天接近20元的费用对患者而言,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同时,仍然有不少病人需要手术才能解决“尿不出来”的苦恼。
目前,治疗前列腺增生的手术方式较多,除了传统的开放式手术摘除前列腺增生腺体外,近年来经尿道电切、激光技术等微创方式也可以解除前列腺增生造成的尿路梗阻,但手术技术较为复杂,所需设备也比较昂贵,如激光切除术中所需的光导纤维一根价格就要数千元。“在北京,前列腺增生手术实行单病种付费,每例标准为1.2万元。有的医院为了控制费用,只好让患者自费购买光导纤维。”郭应禄说,而采用经尿道水囊前列腺扩开术仅需花费6000元~7000元。
  转化医学的典型实例
上世纪80年代,美国有医生开始尝试经尿道采用心脏手术所用的二尖瓣球囊来扩张前列腺,但这一探索因远期疗效不佳而被弃用。
山东省平度市的一名基层医生姜汉胜却一直坚持此类治疗的探索。为适应前列腺增生的不同大小,他制作了几十种大小不一、形状不同的导管。2000年前后,年届退休的姜汉胜慕名找到了郭应禄,向他倾诉了自己多年心血后继无人、技术面临废止的苦恼。
“姜大夫在临床的探索收到较好的效果,但不能科学地解释其治疗机理,操作也不规范,随意性较大。对于扩张造成的尿失禁等并发症也无有效解决办法,很难为学界认可,故无法推广。”在实地考察后,郭应禄认为,这项来自基层的新技术值得进一步深入研究。
郭应禄介绍,这一治疗方式通过将一根具有柱状水囊的导管伸入尿道内,水囊注水后“定点”扩开膜部尿道和前列腺部尿道以及膀胱颈口,增加膜尿道及膀胱颈口两处的扩张,意在从包膜两个狭窄的开口处,用远比它大几倍粗的高压水囊进行扩张,即可使之裂开,达到缓解包膜对腺体及其内尿道的束缚压力。与此同时,两侧叶腺体也随之张开,致包膜完全裂开,腺体充分张开。而张开的两个侧叶边缘比水囊直径大,故在超出水囊的两侧叶腺体边缘可形成空隙,周围组织趁隙而入形成“组织垫”镶嵌于两侧叶边缘间,使之在撤出导管后也无法闭合,达到前列腺部尿道长期通畅的目的。
膜部尿道一直被视为前列腺增生微创手术的禁区,作为括约肌所在地,医生担心手术会造成尿失禁。郭应禄领导的团队在研究中发现,水囊对膜部尿道的压迫小于10分钟时,不会造成尿失禁。
在中国医药卫生事业发展基金会的资金支持下,郭应禄领衔对这一治疗技术进行了系列研究。研究人员实地走访了大量远期病例进行详细随访,并用老年雄性犬进行动物实验,最终基本阐明经尿道柱状水囊前列腺扩开术的治疗机理。对术中所用导管也进行合理改造,并精简为大、中、小3种,已获准投入规模化生产。整个手术的操作流程也得到了规范,正在各地临床推广。
在完善此项技术的整个科研过程中,不仅有北大医院泌尿外科、病理科等领域专家的参与,还有北京朝阳医院、山东平度市医院、江苏沛县中医医院及青阳医院等相关专家参与,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医院泌尿外科实验室也参与其中。
基层医生在临床探索中遇到问题,科研团队及时跟进,进行深入研究,再用成果指导临床实践。在郭应禄看来,这正是开展转化医学的典型实例,同时也是“协同创新的成果”。
  技术推广遭遇“排斥”
一名85岁老人,因前列腺增生造成排尿困难,但因合并心脏病、糖尿病、高血压、房颤等多种疾病,体质极差,医生不敢贸然手术,老人已经放置导尿管达1年半之久。前不久,老人接受了经尿道水囊前列腺扩开术,手术拔管后,老人的儿子欣喜地给主治医生、江苏省江阴青阳医院黄卫国教授打电话:“报告您一个好消息,我父亲可以自己小便了。”
从2006年至今,在郭应禄院士团队的指导下,黄卫国开始开展经尿道前列腺扩开术,至今已顺利完成300多例,有效率在97%以上。黄卫国说,水囊扩开术是前列腺诸多手术中唯一保留原脏器的手术。
通过长期的跟踪观察,经尿道前列腺扩开术的疗效不亚于目前的其他手术方式。有经过此项手术治疗的患者在10年之后依旧健康如常。在今年5月初于美国圣地亚哥举行的美国泌尿外科年会华语会场上,黄卫国受郭应禄院士委托,就经尿道前列腺扩开术作了专题报告,引起了与会者学者的浓厚兴趣。
但让郭应禄院士感到着急的是,虽然经尿道前列腺扩开术整个手术的步骤、所需设施都很简单,只要是会插导尿管的医生经过短期培训,都能掌握此项技术,基层县级医院都可以开展,治疗费用也大大减少,减轻了患者就医负担,但现在业内对这一技术的了解还很欠缺。一方面,很多人把这项技术与球囊扩张等同看待,误认为“既然球囊扩张不行,这个技术也就不行”。另一方面,也有医生更乐于学习高精尖技术,对这种“类似于物理治疗”的水囊扩开术“不屑一顾”。对此,郭应禄院士直言:“能够为众多患者解决实际问题就是好技术。”


   短 评
  老院士慧眼所识的不仅是技术
院士、教授不一定非得盯着高精尖,识别出好的“土技术”,帮助完善、推广从而造福广大患者,同样是一种有所作为。开发完善经尿道水囊前列腺扩开术,就是一个淘沙取金的过程。在这方面,身为业界泰斗的郭应禄院士为大医院的大专家们做出了很好的示范。
高端和前沿固然是技术创新的重要指标,但不是唯一的。在看病贵呼声极高,医保基金又相对薄弱的今天,既能消除患者身心痛苦,又能减轻经济负担的技术弥足珍贵,这正是郭老慧眼识金的价值所在。
虽然在临床实践中摸索出了有价值的技术,但由于在科研能力上确有差距,基层医生不能解释其治疗机理,不能总结出规范的操作路径,不能有效预防并发症,这些都限制了技术的认可度和推广。郭老用自己的影响力,组织人力提供支持,促使“土技术”升级,完成标准化、规范化改造,使这项物美价廉的新技术具备了在更大范围内推广的条件。这是大医院的大专家为这项“土技术”做出的最为重要的贡献。
适宜技术如何推广,依然是个难题。在这个过程中,郭老孜孜不倦地鼓与呼,根据新技术操作门槛和经济成本不高的特点,定下了先基层、后大医院的农村包围城市的推广路线。在这里,我们看到大专家的影响力功不可没。一项适宜技术“土生金”的历程,展示了科学家的社会责任和回馈社会的热情。
同时,适宜技术推广之难,也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无以回避的现实:在医疗技术服务定价普遍低得离谱的情况下,医院恐怕更愿意选择一些运用高值耗材、能实现相应补偿的手术方式。仍以经尿道水囊前列腺扩开术推广为例,医保仍按此前的费用标准支付医院,在实际费用下降了一半的前提下,医院还有动力实施。但如果按照既往技术劳动定价极低的思路,恐怕这项技术即使有院士的鼓与呼,要走进大医院的门也是千难万难。
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到,医改中转变扭曲的定价体系是非常迫切的。如果不改变忽视技术劳动价值的思维方式,那些类似“经尿道水囊前列腺扩开术”的技术创造,恐怕大多会胎死腹中。

微博动态更多>>

iframe